ACE42.jpg  

 


不登校

 

又是無意間在圖書館發現到的書.....不登校=台灣所說的中途輟學生,簡稱中輟生

 

世界各國同樣也有在家自學、拒絕上學的問題,「中輟生」有別於能夠忍耐、能夠習慣生活環境給與的社會規範的學生們,厭惡社會體制與既定規則的中輟生,自然變成升學主義至上、強調群體性的亞洲國家無法容忍,不知道怎麼接受、處置的學生。

 

「不登校」的問題從1956年戰爭之後出現,可以看到日本從二戰後迄今怎麼處理不登校的問題,由兩位過來人現身說法心路歷程,控訴日本社會的封閉,更有暴力對待中輟生(為求治療中輟生不願上學的態度,以酷刑虐打學生致死)的兩件著名案件,不尊重學生人權的亞洲通病,總之經歷過戒嚴時代的人就知道,威權體制下的教官、軍人怎麼體罰處置犯錯的人,就是這樣對待手無寸鐵的青少年的。

特殊的鉛筆插圖道盡升學壓力下學生的痛苦、愁緒、無解的難題.....

每頁書的角落都有插畫,可以唰唰唰的翻一次看看,就能夠看到被拉扯的小孩不願上學的動畫!

 

本書《不登校》由兩位作家共同寫作,貴戶理惠先道出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拒絕上學的心路歷程,父母都是很優秀也很正常的人,自名校大學畢業、當上班族,對待女兒的態度是「拜託你去上學吧!不逼你,但是你哪一天願意上學就好了…..」,沒有像其他的父母暴力對待這樣的小孩,不過全家人真的為固執不上學的女兒,鬧得非常痛苦。中輟生本身也不好過啊!不是每天在家看電視,什麼都不做,很輕鬆的過活!她不斷的說,自己也想要像其他正常人一樣快樂的上學,但是這種教育體制、學校,就是不願意去上學!

 

學校對什麼都不懂(當然,沒去上學,只在家看電視,根本沒吸收到有深度的知識)的中輟生貴戶理惠,強調自古以來人民上學是天經地義,幾萬年的歷史,上學求知是人民的義務,後來她有感於知識的不足,求知的好奇心讓她勉強自己去上學,詳查日本的歷史書籍才知道,義務教育的歷史才不過30幾年!當下就感覺被有知識的校方欺騙,勉為其難重返校園來求知!

 

教育本來就是昂貴的,戰前的日本是階級社會,有富人,有學歷不高、勤於商道的商家,也有窮到賣女兒去當都市妓女的窮苦農民,以前人求學求知是幸福的,有書看就高興極了,上學,畢竟不是人人皆可以輕鬆就讀的教育,許多人擠破頭,期望考試、受教育來翻身,轉變階級,不要再是苦哈哈耕作的農民。

 

戰後世界各國的義務教育年限突飛猛進的增長,砸下這麼多昂貴的教育經費,一致性的把人民培養成工業社會螞蟻,用意是跟上時代潮流的競爭,家長肯定期望著子女各個成龍成鳳,當然也有不適應強制人民必須上學的義務教育者,所以才有「不登校」的問題出現。雖然學生時代的貴戶理惠,不斷向學校、師長問了很多為什麼??????

 

小孩沒有人權,總言之,小孩謹記著父母恐慌的哀叫、擔憂:「以後妳不能上大學怎麼辦啊?」、「沒有學歷,以後你的人生一定會過得很辛苦!」、「真不敢想像十年後的妳會是怎麼樣……」

 

還記得威權時代那些師範學校出來的男老師,打人的時候會喊:「軍人和學生沒有自由!」

 

亞洲人都一樣,沒有人權意識觀念。上對下的壓迫,下級必須服從的文化。

 

男作家常野雄次郎執筆的文章部份很短,經過那種震驚全國的殺人案件後,許多針對安置、收容中輟生的私人機構(free school),有別於眾人給中輟生貼上怪咖、神經病的標籤,辦校宗旨與從業人員是帶著「不上學也很好,上學很好,無論如何都應受到尊重」,來對待尋求解藥的父母和孩子。不過,中輟生也萬分質疑這類措施的正確性。

 

本書作家常野雄次郎引述日本時代劇「水戶黃門」的公式,最後的結局一定是happy ending,有過「不登校」可怕經驗的大家,參加free school並完成學業,順利進入大學還有畢業的人生,一定是有著光明、幸福、無憂的未來嗎?

 

他很質疑,因為他在free school交到的朋友們,大部分的人就算長到20歲、30歲,還是畏懼過去、為精神病所苦惱、暴力、無業、關在家裡足不出戶、憂鬱、絕望,整個人的人生都被童年遭受「不登校」經歷帶來的痛苦和打擊,綁架了自己的一生!

 

他對過去是念茲在茲,認為自己是一無可取的廢物,也覺得快樂結局的治療方案,在他看來很有日本式的皆大歡喜,實則無法解決社會體制的大忌「不合群」,被鄙視的感覺十分難受,會在中輟生心中留下陰影。

 

讀完本書,我認為貴戶理惠是能夠質疑社會常習、社會規範的一切,並為了追求答案,進入東京大學社會學研究所來找出答案,她不服從體制,一直以來都在拼命擊倒社會體制的枷鎖,質疑為何一定要上學的正確性?常野雄次郎則是柔弱不堪一擊,也許是社會的封閉性所帶來的壓力十分可怕沉重,身陷過去,沒辦法走出陰暗的牢籠,簡直是讓人蒙上一層心寒的無解之灰暗.....他是質疑這種解決「不登校」的機構,表面上是平安順利伴著中輟生拿到學歷證明書,考入大學求學、工作,實際上「不登校」帶來的心病,病態社會體制、眾人殘酷的鄙視與批評,仍然不會改變.....?

 

仍舊為過去所苦,世界依然是黑暗鬱悶的。

 

兵庫教育大學和「愛和會」就是為中輟生採取心理輔導,學校、宗教、教育輔導研究所三方共同合作,起碼我從「愛和會」聽到很多實例都是已經出社會,並且熱心工作,熱誠為工作服務,有人是在老人看護院,每晚要為幾十個臥病老人清理下半身,由於要撐開老人僵硬的雙腿,老人會痛到緊咬社工的手臂;有人則是涉足有機蔬菜的農業,自創品牌在超市上架,擁有自己品牌的專櫃;兵庫縣也有讓中輟生體驗團體生活的幾天生活方案,彌補不去學校受教育所缺少的體育、科學、家政、國文、數學課程。

 

「不登校」的警訊是好壞參差不齊的日本中小學公私立學校,校風、教育方法不一,「素質教育」的教育方針已經很寬鬆,還是有隨便亂教、不適任教師,以及校風不興學習的學校,像這樣的學校若在孩子心中留下「霸凌」、「厭惡在這所學校就學」的陰影,亦可加入free school這類私塾、搬家換學校、尋求專業輔導機構求助等等。

 

也許人心就是貪,永不知足,從前沒機會上學,渴求高學歷;物質豐裕、生活便利可說是亞洲第一強,物價也是亞洲第一高,人們的心靈卻變得空洞,病態社會的亂象於焉而生,資訊流通發達後,也無須在學校受教育,因為網路都可以找到無限量的知識;孩子逃避、厭惡陳舊不合自己的教育體制,究竟是活在這樣的日本讓人痛苦不堪?

 

還是要換個能夠適應的生活環境來尋求身心靈的自由?

 

「不登校」真的是很棘手,很難解決的問題,會衍申許多社會案件,自殺、心病、黃、賭、毒等等,本書的案例當然是成功進入社會標準「OK!有大學以上的高學歷了」的「成功者」來現身說法,那際遇更為顛簸的例子又該何去何從呢?可惜本書這樣的控訴仍然是社會主流中聽不見的雜音?

 

畢竟主宰社會主流的大部分人是沒有經歷過中輟生時代的凡人.....

 

補充:

若想研究不登校複雜問題,可以就讀屏東教育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的大學部或研究所,在學期間,可申請來屏教大的姐妹校日本兵庫教育大學交換一年,前提是日語檢定最好要有N3以上,若來當交換生的目的是研究學問,口語能力和日語檢定最好要有N1~N2的程度,那裡可是講英文、中文完全沒用的鄉下地方啊!

也可以申請赴日兵庫教育大學留學讀相關研究所。

NANAっくす就是兵教大支援、研究不登校的團體。

愛和會則是日本播州清水寺創立的輔導團體。

 

 

 

 

    醫藥部落客姬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