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早期和鞏俐合作的電影,拍出民國初年可憐兮兮、人權不彰的中國。比如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妾犯了和人通姦的罪,最後就被抓去受私刑家法處死了,這讓出身良好,可以上大學的大學生四姨太(鞏俐 飾演)嚇到發瘋,非常震驚吃人的禮教,傳統中國其中的不人道。四姨太會發瘋,恐怕多少也是震驚到,就算自己在有什麼過人的出身、家世、美貌、學歷,犯了錯,不受人喜歡,馬上就在婚姻中變成隨時可以拋棄的廢物!(物化女人,所以女人沒有人權,只有物權,被利用、丟棄的權利是嗎?)

在(黃蜀芹導演,鞏俐主演)這部電影-「畫魂」更是可以發現,中國人沒人權,中國女人更沒人權可言。

片中的紅牌花魁才犯了觸怒有錢人的小錯,讓他失了面子,隔天花魁就無故凍死在地上,身上可以見到鞭刑瘀青的痕跡,想必是妓女就算有錢有美貌,一觸怒有錢人,隨時都被虐打的可能,小命還因此不保,寶貴的生命在有錢的大爺看來卻是下賤的、隨時可以捏死的螞蟻或花蝴蝶。

這讓目睹花魁死狀的潘玉良在心中留下恐懼的陰影,本來潘玉良年輕、對藝術和繡花縫衣服都有過人的天份,卻因為家貧,逼不得已賣入妓院當僕人和妓女;因此抓住機會,死命的叩頭、哀求潘官員拿出贖金,讓她從上海妓院脫身。

所幸這是天不願埋沒未來留名世界的中國女畫家的唯一機會,否則脫離不了妓院,縱有天份,也是無緣學到西洋素描技法。

跟著恩人和丈夫過日的時候,一面拜師學畫,一面準備考入專科學校,因為知名度在上海蘇州都傳了開來,過去的身分差點不能入學,既是貴人又是知音的校長識貨,讓有天分的璞玉入學...不過學校沒多久也關門了。

 

傳統中國笑娼不笑貧的觀念,使得潘玉良「一日為娼,終身他人罵為娼」;從巴黎勤工儉學、刻苦耐勞的學畫歸國任教,授課西洋人體繪畫美術及開畫展,卻遭到同事號召衛道人士攻擊、譴責,只因為同事不甘心喝過洋墨水、留過學的妓女可以直接當上大學的美術系教授,這個人沒有本事升任教授,也沒有作品有得到國際獎項的榮譽加分,由此可見小人的攻擊非常險惡、卑鄙、可恥的!

 

 雖然眾人背地和當面羞辱潘玉良的出身不好,可是支持潘玉良出國留學學畫的恩人和丈夫,即使忍不住對潘玉良發了脾氣,眾人羞辱時,還是大聲吼出「她是全中國最好的女畫家!」 

一生知音、知己的真情讓人為之動容!感動不已!伯樂義無反顧的支持千里馬,眾人無情且過份的打壓咒罵下,堅持自己的信念,凸顯出真情真心及無悔!

他們有很好且和樂的家庭,但是短短幾年,世人閒言閒語的攻擊下,逼使潘玉良知道中國留不下「前衛」、「離經叛道」的人才,只能家庭拆散,潘玉良再度旅居歐洲學畫。

畫人和畫魂相較之下,很容易。

畫皮(化妝技巧)也是日積月累,可以駕輕就熟,凡人變豔光四射、年輕嬌艷的美女的一門技術。

而不斷的畫下去,歷經生命中的許多磨難,因政治因素旅居國外,依舊不斷的學貫中西,磨練繪畫藝術至名家的境界,對自己的天份、專長堅持到底。

中國女人最沒人權的是,她要為了家庭及外在因素放棄自身的天分和專長。

而片中潘玉良在專科學校的同學,也是到了巴黎留學,有天卻被潘玉良撞見同學在巴黎的花街當妓女招客人,原來遇人不淑,同學的男朋友居然要她當妓女賺錢來支付留學的兩人開銷,沒多久男友和畫廊商人的富家女結婚,同學又窮又病又沒面子找潘玉良救急,就死在異鄉;本來同樣也是可以珍惜留學的機會,走出一番成就,但是愛情阻礙了健康、學業、自尊,划不來!非常不值得因為壞男人糟蹋大好人生!

因為男友當姑爺仔還要在異鄉撐出一副有錢大少的形象,自己就要賺皮肉錢,浪費留學習畫的大好機會,值得嗎?這男人根本就不愛她!

片中可以發現一生最受出身攻擊,也盡全力甩掉汙名、遠離色情行業,甚至連留學時住的地方,是離色情行業很近的,也很小心和在乎,潘玉良很早就在妓院看遍男人的醜陋,所以更加知道除了努力全心全意的作畫,想成就自己的天賦,完成自己的一生志願,情感上不能找到拖後腿的壞人。

能夠遇到知音、知己可以崇拜妻子,為妻子驕傲其傲人的成就,這是潘玉良一生的幸運和美事,但是一般說來,華人的世界都一樣,大家都知道有那種風度和願意當伯樂的男人不多,只聽過成功的男人的背後有個偉大的女人,鮮少聽到成功的女人背後有偉大的男人,男人要和男人競爭,更不願意看到優秀的女天才畫家揚名國際的世界。

電影可能和現實的畫家人物生平有些差錯,不過感人的精神還是拍出來了,講述潘玉良精彩的一生,一路風雨在畏懼、失望的挫折下不斷的作畫,根本的核心價值就是畫出自己,畫風融貫中西,畫出人的靈魂,一生實踐繪畫藝術的靈魂。

潘玉良和台灣千金大小姐出身的女畫家陳進全然不同,經費拮据(伯樂能給的學畫學費真的不多)學畫之路艱困且眾人批判不斷,成就很可觀的。

沒有人權的社會只會埋沒人才,把人的天賦、性命都葬在沒有什麼道理的規矩下,想想沒有人權的回教中東國家吧。

沒有人權的國家只會讓自己在國際社會上丟臉!

應該是讓國際社會覺得國家的人民很可憐又無奈的印象。

中國女人真的在電影裡都是可憐,毫無人權(備受歧視),人生無奈的寫照,卻要拼命活出追求幸福的毅力和奮鬥,作為一個偉大及費盡千辛萬苦的母親,提起章子怡主演祖孫三代的電影「茉莉花開」,是改拍蘇童的小說「茉莉花開」,講述一家婆孫三代都是未婚生子、被男人拋棄、丈夫自殺,實際在歌詞中就隱喻了中國女人的一生,民謠「茉莉花開」的陪襯下更可憐感人了,其實她們也只是想要追求嫁到好良緣,有家有子的幸福啊!

新時代了,希望擺脫這種橫貫舊、新中國,可憐兮兮的負面觀感。也許(英殖時期)洋化的香港是尊重人權,還是說在中國與殖民地,只有,有權有錢的人有人權?

西化,尊重民主法治才能實踐人權!

arrow
arrow

    姬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