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社會有成就的人,父母離異,家貧,父母早死,選擇太好的時辰來擇日剖腹產,父母老命不保~
  • 得到多的人(達官貴人)比較容易生女,失去多的人(販夫走卒)比較容易生男!
  • 女人操縱男人的一生,感情債是借貸平衡(賤笨平衡),總有少幾個數字永遠扯不清,或是總有瞎了眼選擇包容的一方,賤女人和笨男人的婚配,或是賤男人與笨女人的婚戀組合,賤笨平衡的婚戀伴侶往往能走得長久?(by 姬蝶)
  • 昨日坐上客,今日階下囚
  • 勿以職業和外表論斷人的貴賤格與貧富面相

 

 

 

命運往往很奇妙很難讓人參透,真正的大師更比所謂的名醫更難尋,機關算盡也算不準人生,也是命運曲折與令人畏懼的地方?

 

 

破窯賦(宿命論)呂蒙正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蓋聞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雉雞兩翼,

飛不及鳥。馬有追風之雄,無人不能自往;人有沖天之志,非運不能自通。

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屈。文章蓋世,孔子厄於陳邦;武略超群,

太公釣於渭水。顏回短命,原非凶惡之徒!

盜跖長年,豈是善良之輩?

堯帝稱聖,卻生不肖之兒;

瞽眅雖頑,反生大孝之子。

張良原是布衣,蕭何曾為筆史,

晏子身形短劣,封為齊國賢臣;

孔明臥居草蘆,能做蜀漢軍師。

李廣才誇射虎,到老無封;

馮唐胸有安邦之志,一生不遇。

漢王柔弱,有萬里之山河;

楚霸英雄,難免烏江自刎。

伍員乞食於吳市,韓信受辱於跨下,

及至運到,腰懸王印,一旦時衰,傷於陰人之手。

王翦收趙,統百萬之雄兵,主上猜疑,卒至身首兩分。

人生在世,有先貧而後富,有先富而後貧,有少壯而老衰,

青年美婦卻配愚蠢之夫,俊俏才郎卻配粗醜之婦;

才疏學淺,少年及第登科;滿腹文章,皓首仍在深山。

青樓妓女時來配作夫人,閏閣嬌娥運舛反為娼妓。

蛟龍未遇,潛身於魚蝦之中;君子失時,拱手於小人之下。

初貧君子常存禮義之容,乍富小人不脫賤寒之體,

時雖不足,只宜守分安心,心存不欺,必有榮華之日。

天不得時,三光失曜,地不得時,草木不生,人不得時,運道不通,

人若不依根基,誰不欲富貴也,

吾昔日被困破窯,日則求於僧膳,夜則宿於破窯,

思衣不能遮其體,思食不能充其飢,

上人憎,下人壓,人道吾賤非賤也,

此乃時也、命也、運也。

今日官居極品,位列三台,屈膝於一人之下,立身於萬人之上,

思衣有羅絹千箱,思食有珍饈百味,上人趨,下今羨,人道我貴非貴也,

亦乃時也、命也、運也,非吾之能也。

人生各有其時,富貴不能盡欺,天理循環,因而復始者也,

人能知足,不怨天地,順天理立善造命運。

嘆詩一首:

鶉衣百結不堪縫,一片飛西一片東,朝怕嶺頭雲蔽日,暮驚洞口鵲呼風,

半斤米栗無能買,滿腹文章總是空,幾度欲投江海去,術人許我有三公,

貧窮如虎,驚走六親,心正無虧,亦得安康,

人貧志短語言低,馬瘦毛長無力嘶,得意貓兒雄似虎,失群鸞鳳不如雞,

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命裡未逢君且待,寬宏大量成富貴。

認命、知命、然後聽天可也。

 

 

呂蒙正勸世文

  版本之二
天地有常用,日月有常明,四時有常序,鬼神有常靈。
  天有寶,日月星辰。地有寶,五穀金銀。
  家有寶,孝子賢孫。國有寶,正直忠良。
  合天道,則天府鑑臨。合地道,則地府消愆。合人道,則民用和睦。
  三道既合,禍去福來。
  天地和,則萬物生。地道和,則萬物興。
  父子和,而家有濟。夫婦和,而義不分。

時勢不可盡倚,貧窮不可盡欺,世事翻來覆去,須當周而復始。

餘者,居洛陽之時,朝投僧寺,夜宿破窯。布衣不能遮其體,饘粥不能充其飢。上人嫌,下人憎,皆言餘之賤也,余曰:非賤也,乃時也,運也,命也。餘後登高及第,入中書,官至極品,位列三公,思衣則有綺羅千箱,思食則有百味珍饈,有撻百僚之杖,有斬佞臣之劍,出則壯士執鞭,入則佳人扶袂,廩有餘粟,庫有餘財,人皆言餘之貴也,余曰:非貴也,乃時也,運也,命也。

  蛟龍未遇,暫居雲霧之間。君子失時,屈守小人之下。命運未通,被愚人之輕棄。時運未到,被小人之欺凌。初貧君子,自怨骨格風流。乍富小人,不脫俗人體態。生平結交惟結心,莫論富貴貧賤。深得千金,而不為貴,得人一語,而胜千金。吾皆悼追無恨人,富貴須當長保守,蘇秦未遇,歸家時,父母憎,兄弟惡,嫂不下璣,妻不願炊,然衣錦歸故里,馬壯人強,□光彩布,兄弟含笑出戶迎,妻嫂下階傾己顧,蘇秦本是舊蘇秦,昔日何陳今何親。自家骨肉尚如此,何況區區陌路人,抑猶未也。
 
  文章冠世,孔子尚厄於陳邦。武略超群,太公曾釣於渭水。顏回命短,豈是兇暴之徒。盜柘年長,自非賢良之輩。帝堯天聖,卻養不肖之男。瞽叟頑囂,反生大孝之子。甘羅十二為宰相,買臣五十作公卿。晏嬰身長五尺,封為齊國宰相。韓信力無縛雞,立為漢朝賢臣,未遇之時,口無一日甕飧,及至興通,身受齊王將印,嚇燕取趙,統百萬雄兵,一旦時休,卒於陰人之毒手。李廣有射虎之威,到老無封。馮唐有安邦之志,一世無遇。

  上古聖賢,不掌陰陽之數。今日儒士,豈離否泰之中。腰金衣紫,都生貧賤之家。草履毛鞋,都是富豪之裔。有貧賤,而後有富貴。有小壯,而後有老衰。人能學積善,家有餘慶。青春美女,反招愚獨之夫。俊秀才郎,竟配醜貌之婦。五男二女,老來一身全無。萬貫千金,死後離鄉別井。才疏學淺,少年及第登科。滿腹文章,到老終身不第。或富貴,或貧賤,皆由命理注定。

  若天不得時,則日月無光。地不得時,則草木不生。水不得時,則波浪不靜。人不得時,則命運不通。若無根本八字,豈能為卿為相。一生皆由命,半點不由人。

  蜈蚣多足,不及蛇靈。雄雞有翼,飛不及鴉。馬有千里之馳,非人不能自往。人有千般巧計,無運不能自達。

  吾敬為此勸世文也。

 

北宋宰相呂蒙正先生所寫的《命運賦》,比喻恰切,字字真言,句句哲理。若水讀之,如獲至寶,甚感幸運,常作反省,勉己克勤。當今社會,風雲變幻莫測,世事如棋,起落無常,故人適應社會,宜順應人生命運發展規律,懂自然之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得失由然。

--

命運賦【呂蒙正】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雞兩翼,飛不過鴉。

馬有千里之程,無騎不能自往;

人有沖天之志,非運不能自通。

蓋聞:人生在世,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

文章蓋世,孔子厄於陳邦;武略超群,太公釣於渭水。

顏淵命短,殊非兇惡之徒;盜跖年長,豈是善良之輩。

堯帝明聖,卻生不肖之兒;瞽叟愚頑,反生大孝之子。

張良原是布衣,蕭何稱謂縣吏。

晏子身無五尺,封作齊國宰相;

孔明臥居草廬,能作蜀漢軍師。

楚霸雖雄,敗於烏江自刎;漢王雖弱,竟有萬里江山。

李廣有射虎之威,到老無封;馮唐有乘龍之才,一生不遇。

韓信未遇之時,無一日三餐,及至遇行,腰懸三尺玉印,一旦時衰,死於陰人之手。

有先貧而後富,有老壯而少衰。滿腹文章,白髮竟然不中;

才疏學淺,少年及第登科。深院宮娥,運退反為妓妾;

風流妓女,時來配作夫人。青春美女,卻招愚蠢之夫;

俊秀郎君,反配粗醜之婦。蛟龍未遇,潛水於魚鱉之間;

君子失時,拱手於小人之下。衣服雖破,常存儀禮之容;

面帶憂愁,每抱懷安之量。時遭不遇,只宜安貧守份;

心若不欺,必然揚眉吐氣。初貧君子,天然骨骼生成;

乍富小人,不脫貧寒肌體。

天不得時,日月無光;地不得時,草木不生;

水不得時,風浪不平;人不得時,利運不通。

注福注祿,命裡已安排定,富貴誰不欲?人若不依根基八字,豈能為卿為相?

吾昔寓居洛陽,朝求僧餐,暮宿破窖,思衣不可遮其體,思食不可濟其飢,上人憎,下人厭,人道我賤,非我不棄也。

今居朝堂,官至極品,位置三公,身雖鞠躬於一人之下,而列職於千萬人之上,有撻百僚之杖,有斬鄙吝之劍,思衣而有羅錦千箱,思食而有珍饈百味,出則壯士執鞭,入則佳人捧觴,上人寵,下人擁。

人道我貴,非我之能也,此乃時也、運也、命也。

嗟呼!人生在世,富貴不可盡用,貧賤不可自欺,聽由天地循環,周而復始焉。

評:

呂蒙正為什麼用相當大的篇幅例舉了自古以來歷史上諸多名人各種命運起伏的得時與失時、成功與磨難的巨大落差?他為什麼特意要例舉這麼多數量,你想過嗎?很多人想人定勝天,實際是一半以上的人,勝不了天!很多人活在這世上,不會接受現實和應對變化。 “馬有千里之蹄,無人不能自往;人有凌雲之志,非運不能騰達。”有的人雖然“滿腹經綸”,但“白髮不第”就是到老也當不上官,有的人雖然“才疏學淺”但卻“少年登科”,就是年紀輕輕就當官了,這就叫“運”,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命好”。 《命運賦》正是提示我們天道無常和人情冷暖是人世間的常態,提示我們要接受現實和應對天地時空的變化!現實生活中大多數人為衣食住行奔走勞碌著,很多人被工作、事業、經濟、婚姻、家庭、子女、疾病等事情煩惱著,壓抑著。還有一部分是有能力卻懷才不遇而鬱鬱不得志的人!他們也許忘記了“破窯”的“人生在世,貧賤不能移”而輕易改變了自己的想法或理想;他們也許忘記了“破窯”的“人生在世,貧賤不可自欺!”而處處指責和為難自己,而不是坦然接受或自強的去面對!在這複雜的世上,會遇到很多的不公平,很多的煩惱。在現實生活中,許多人與事,我們是不可強求的。再怎麼順利的人,人生中也總有這樣那樣不如意的事!多少前人承受不公或最終人生結局不佳,多少先賢尚且面對命運也無能為力;那麼,當我們再面對“天道不公”“鬱鬱不得志”和“困境而不能自拔”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對這世界的常態多一份認識和坦然呢?是不是應該從“貧賤而移其志、貧賤而自欺”中走出來呢?

因此,我們該對人生看開一點,不管貧賤與富貴,不管得時與失時,我們要好好的努力著,不要太過功利,也不刻意為難自己!我們不能期望事事如意,人在人困、人為和天地自然變化循環中,坦然面對坦途與坎坷! 《命運賦》講的就是在順境莫過於得意,在逆境莫過於悲觀。最後那一段寫的特別有深意,呂蒙正說:“人生在世,富貴不可盡用,貧賤不可自欺,聽由天地循環,周而復始焉。”其實這並非是什麼聽天由命的消極思想,他重視是人困人為和天地自然變化循環之理!把自己的人生和心態以及思想,溶入到一個更深的世界中去,那是珍惜生命、愛惜成果、善待自我、活在當下的一種人生體驗,更是一種深進天地循環變化的“與時進退,天人合一”的動態智慧!

【作者介紹】呂蒙正(944或946--1011),字聖功,河南洛陽人。生於後晉出帝開運三年,卒於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宋太宗977年丁丑科狀元。呂蒙正中狀元後,授將作監丞,通判升州。太宗征討太原,呂蒙正被授著作郎,入值史館。 980年,拜左補闕,知制誥。八年,任參知政事。 988年,拜呂蒙正為宰相。 1001年,第三次登上相位。不久,因病辭官,回歸故里。真宗朝拜永熙陵,封禪泰山,過洛陽兩次看望呂蒙正,曾問其子中誰可為官。蒙正道:“諸子皆不足用,有侄呂夷簡,真乃宰相器也!”呂蒙正病逝於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享年六十七歲,諡文穆,贈中書令。

 


命運賦(又名破窯賦)

原文、譯文對照: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家雞翼大飛不如鳥。
馬有千里之程,無人不能自往;人有凌雲之志,非運不能騰達。
文章蓋世,孔子尚困於陳邦;武略超群,太公垂釣於渭水。

天有無法預測的天氣(風和雨),人的禍福是無常的.

蜈蚣雖然有一百隻腳,但行走的速度卻比不上蛇,家雞的翅膀雖然大,但是飛翔比不上鳥.

馬雖然可以一天跑一千里的距離,但是沒有人駕馭也不能自己前往.

縱使是文章蓋世的孔子還是受困於陳這個國家;縱使是武功策略超群的姜太公仍在渭水釣魚等待賞識者.

盜跖年長,不是善良之輩;顏回命短,實非兇惡之徒。
堯舜至聖,卻生不肖之子;鼙叟頑呆,反生大聖之兒。
張良原是布衣,蕭何稱謂縣吏。
晏子身無五尺封為齊國首相;孔明居卧草廬能作蜀漢軍師。

盜趾雖然很長命,但卻不是善良這類的人;顏回雖然很短命,可是實在不是兇惡這一類的人.

像堯舜這麼聖明的人,卻生出不賢的子孫;鼙叟這樣愚蠢無知的人,反而生出出類拔萃的兒子.

張良原本是平民百姓,蕭何的官位是縣吏.

宴嬰身高只有五尺卻做到齊國的宰相;孔明住在草廬卻能做到蜀漢的軍師.


韓信無縛雞之力,封為漢朝大將;馮唐有安邦之志,到老半官無封。
李廣有射虎之威,終身不第。
楚王雖雄,難免烏江自刎;漢王雖弱,卻有河山萬里。
滿腹經綸,白髮不第;才疏學淺,少年登科。

韓信連殺一之雞的力氣都沒有,卻被封為漢朝的大將軍;馮唐有安定國家的志向,到他年老時卻連半個官位也沒有受封到.

李廣有射殺猛虎的威名,但卻一輩子考不上科舉.

楚王雖然雄壯,卻無法避免在烏江割喉嚨結束自己的生命;漢王雖然柔弱,卻有萬里的國家.

有滿肚子的才能、學識,到老時仍考不上科舉考試之榜;才能駑下.學識淺薄,在很年輕時就登上科舉考試之榜.

有先富而後貧,有先貧而後富。
蛟龍未遇,潛身於魚蝦之間;君子失時,拱手於小人之下。
天不得時,日月無光;地不得時,草木不長;
水不得時,風浪不平;人不得時,利運不通。

有的人是先充裕而後缺乏,有的人是先缺乏而後充裕.

蛟龍還沒遇到賞識他的人時,是隱藏自己在於蝦之間;君子一錯失機會,就很容易被小人管理.

天運氣不好時,太陽和月亮都沒有光芒;地運氣不好時,連草木都不會生長.

水運氣不好時,風和浪也不會平靜;人運氣不好時,好的運氣也不會流暢.


昔時也,余在洛陽,日投僧院,夜宿寒窯。
布衣不能遮其體,淡粥不能充其飢。
上人憎,下人厭,皆言余之賤也!
余曰:非賤也,乃時也運也命也。

以前我在洛陽時,白天投住在廟,晚上住在寒冷的洞穴.

衣服不能遮蓋身體,清淡的粥也不能滿足飢餓.

在上位的人憎恨我,在下位的人厭惡我,都說我是卑下的人.

我說:不是我卑下,是時機.運氣和命運的關係啊.


余及第登科官至極品,位列三公。
有撻百僚之杖;有斬嗇吝之劍。
出則壯士執鞭;入則佳人捧秧。
思衣則有綾羅錦緞;思食則有山珍海味,
上人寵,下人擁。人皆仰慕,言余之貴也!

等到我登上科舉考試之榜官到最高品,官位列為三公.

有可以鞭打百官的權杖;有可以斬嗇吝的寶劍.

出去的時候有豪壯而勇敢的人拿鞭子;回家有美女捧著稻苗.

想穿衣服時有綾羅錦緞;想吃的時候有山珍海味,

在上位的人寵愛,在下位的人擁待.人人都景仰羨慕,說我是高貴的.

余曰:非貴也,乃時也運也命也。
蓋人生在世,富貴不可捧,貧賤不可欺。
此乃天地循環,終而後始者也。

我說:不是我高貴,是時機.運氣和命運的關係啊!

人生在世,富貴是不可以讚揚的,貧賤是不可以欺負的.

這是天地循環的道理,結束然後再重新開始啊!

 

 

    全站熱搜

    醫藥部落客姬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